《上海堡垒》错过了它的小时代

时间:2019-08-12
《上海堡垒》错过了它的小时代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上海堡垒》没有请郭敬明,实在是一件憾事。

        众所周知,他才是最爱上海的人。

        试想,小四带着《小时代》众姐妹守卫上海,画面不要太美。

        《时间煮雨》响起,姐妹们拿着奢侈品包包打外星人,再用郭采洁的原声说一句:“没有姐妹的科幻,就像一团散沙。”

电影有“姐妹”吗?

        答曰舒姐和鹿妹,这玩笑未免过分。

        应该说,原著中大猫女与小奶狗的爱情,变成了舒淇一人的独角戏。

        鹿晗的表演绝少涉猎其中,也就让结尾的“小揪心”变成了“大透明”。

        都9102年了,谁还会为一部“食草男的闺怨片”买单?

        2009年出版的《上海堡垒》,等到2019年才被搬上银幕,生生错过了自己的小时代。

        小说《上海堡垒》,本就是一部“伪科幻真言情”。

        曾经,它通过一个不敢告白的少男心事,恰如其分的触到了“食草男”的感情G点。

        而如今,套上一个不那么吸引人的科幻外壳后,电影变成了一件怀旧主题店商品。

        炫目的都市掩盖不了内核的陈旧和黯淡,电影可以说“既不科幻,也不爱情”。

        庆幸的是,片尾只让男主收到了五年前的短信。

        原著里,女主可是给他留了一首纳兰的《木兰花令》啊!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么浪漫的词,配上一个如此土味的故事,试问谁能消受?

        这些细微情感的描摹,不把“45度角仰望天空”郭祖师请出来,还真是所托非人。

        原著党总以为电影背离小说很可怕,然而改编《上海堡垒》最重要的就是要“远离原著”。

        至少在这份矫情的爱情之外,得添加一点可看性元素。

但抱歉的是,想在《上海堡垒》里看人性没有,看科幻没有,看逻辑更没有。

        它有的只是完成度不到50%的爱情故事,而这其中绝大部分还是舒淇硬撑的。

        这是一部烂得“四平八稳”的电影,暗恋梗甚至只能骗骗当年的《知音漫客》少女。

        如果说《流浪地球》开启中国科幻元年的话,《上海堡垒》无疑是“土幻先行者”。

        当我们精简整个故事,它的底裤上实在有太多寒酸的补丁。

        做作的恋情、突如其来的外星文明、刻意制造的悲剧、末日危机下纸片似的普通人。

        如斯,这爱情不要也罢,这科幻着实尴尬,这上海还是不用你们守卫了吧。

        捕食者是什么垃圾

以下全是剧透。

        如果你不想花掉19.9和两小时,又想参与话题电影大讨论,硬糖君是你忠实的伙伴。

        若干年后的上海,外星德尔塔文明进攻地球,上海成为最后堡垒。

        江洋(鹿晗饰)和战友们在末日来临之际,与外星生物展开决战。

        看着形同大闸蟹的“捕食者”,不禁让人想研究一下它的垃圾分类。

电影中的技术细节,无论是泡防御、上海大炮,还是深渊之井,都可以看出直接脱胎于1985年美国金和声公司发行的《太空堡垒》动画剧集。

        再往前追溯,则是1982年日本的《超时空要塞》系列。

        除了机甲元素,《上海堡垒》的科幻色彩寡淡。

        缺乏完整的世界观和体系构建,导致“强制科幻感”浓厚。

        所谓的外星文明,依旧停留着“一个中二少年”的脑洞阶段,缺乏科幻片的类型叙事能力。

德尔塔母舰的日常就是为了打打炮,你说不清它为什么来,又说不清它什么时候走。

        地球的仙藤能源,也像得罪了物业公司一样,时有时无。

        最后撤销防御,用所有能量发射“上海大炮”的想法,轻率得像儿童游戏。

        没有严密的逻辑,末日危机的惊惧感也就荡然无存。

        这样滑稽的设定俯拾皆是,人家外星母舰还知道隐身呢,咱的“上海大炮”就固定在江水里,等着“捕食者”当攻击目标?

        捕食者们入侵指挥中心时,肉搏完全劣势的战士死伤惨重。

        但只要鹿晗一上手,三两下干掉机甲就像剥小龙虾。

        各主要人物形象,定位相当模糊。

        邵将军的所有命令都像打官腔,江洋的情敌杨建南(高以翔饰)更像是个工具人,专门拿来阻挡鹿晗告白的。

        路依依只知道干嚎,潘队长想维修摩托车,曾煜想搞人工智能,鹿晗想快点当上指挥官。

        每个人都有梦想,这样发盒饭的时候观众才会惋惜。

        但是,电影忽视了基础的创作规律,纸片人的离开是无法博得同情的。

        所以当潘队牺牲,路依依让鹿晗开战机的时候,观众会怀疑他们的行为能动性。

        在众多人物都苍白无力的基础上,煽情如同“隔山瘙痒”,要感动臣妾始终做不到!

        除了弄堂里的面馆,被鹿晗救助的小女孩,以及暂时胜利后的酒吧狂欢,整部电影始终看不到普通人的生活场景,有的只是捕食者攻击时的仓皇逃窜。

        试问一部电影,如果没有平凡的温度,何以凸显拯救与牺牲的伟大?

名为《上海堡垒》,武康大楼、外滩建筑、南浦大桥却成了可以随意置换的背景板。

        当故事架构本身与土地联系微弱,灾难场景到来时不知道引发的是共情还是默然。

        至少,它可以是任何地区的堡垒,而非上海不可。

        我喜欢你但我就是不说

江南说:“每一个男人心底都有一只小野兽。

        ”男人们都在等那只小野兽长大,长到足够大,才去对喜欢的女生说那三个字,去表达深藏心底的虚荣和渴望,无奈和软弱。

        这部科幻洋葱,剥到最后那个关于爱情的核,特别辣眼睛。

        倒不是说外国科幻那种,打赢外星人之后狂甩对方嘴唇的套路,多么高妙。

        而是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说,把你当成青春记忆来封存的逻辑,太过阴暗。

        在江南的青春岁月里,qq还不是那么流行。

        所以暗送秋波的责任,只得委屈短信同志了。

        在一次成功的战斗后,江洋给林澜(舒淇饰)发短信。

        从我表现得特别棒,改成表现得不错吧,最后又改成表现得怎么样?

        而两人短信最多的内容是互道晚安,男主真是何其卑微。

这样的暗恋感人吗?

        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宣扬一种古早偶像剧的恋爱哲学。

        女生一定要被轰轰烈烈地追求,才算有价值,才该有回应;

        而食草男不温不火的步调,不主动,不承诺,不拒绝的“三不原则”,如同灾难一般摧毁了暧昧营造出来的希望假象。

        江洋一会儿说:“我爱你很难说啊,要资格的”,一会儿又说:“她拒绝我怎么办”,送生日礼物都要拖几天。瞻前顾后这么多,孙红雷都想问问你是什么星座!

        某种意义上,林澜更像是江洋的欲望投射,女神陨落的宿命早已埋下。

        没有生离死别的青春,只会被时光扭曲,死亡是永不失色的最好的办法。

        电影以林澜死亡的形式,将爱情永远保存在了江洋的青春里。

        食草男觉得怪美的,硬糖君觉得怪变态的。

关键是杨建南,也没有得到林澜的心,因为最后林澜保存的礼物是江洋送的花。

        你看,电影在刻画一个完美女神的同时,也得给卑微者留有一丝幻想,女神的心并没有属于别人。

        《龙族》里的路明非,他的卑微是从骨子里到灵魂的。

        女神是个梦,你可以在梦醒后怀念,但绝不会永远被自我满足所催眠。

        《上海堡垒》里江洋的卑微则是自私的,他迷恋且怀念自己的青春,在永恒的遗憾中抚慰自己的怯懦。

        1977年出生的江南也不算太老,但《上海堡垒》的这种情感叙事,真的过时了。

        在国产剧男二、男三都奋勇争先的当下,屌丝暗恋那一套很不时髦。

        要么你甜掉牙,要么你比悲伤更悲伤,不咸不淡的小忧郁配上科幻背景,那滋味怎一个古怪了得。

        不要再期待时间会给你什么裁决,时间只想你自裁。

        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个姑娘,那么请别让她等太久。

        《大话西游》放在今天,至尊宝能被骂一亿次渣男。

        而《上海堡垒》,更像是一本早已发黄的青春纪念册。

科幻重工业“掉棒”了

早在《上海堡垒》公布主演时,不少观众担忧会变成爱情向的软科幻电影。

        事实证明观众还是乐观了,《上海堡垒》只是“土味科幻+卑微爱情”的双拼盒饭。

        说你是软科幻,都侮辱了“软”字,一路尬到尾的电影何时硬核过?

        春节档《流浪地球》的上映,让影迷着实振奋了一把——咱也能拍出彰显工业化成熟度的科幻大片了。

        时隔半年,《上海堡垒》接过国产科幻电影的重工业之棒后,狠狠地丢在了地上。

其实,科幻电影的技术实践,尤其是特效层面,中国的整体实力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但最关键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一套工业化体系的建立。

        最简单的,如何把天马行空的想象,在实景化、视觉化之余,不会给人“出戏”的尴尬。

        工业化不足的时候,就要用数倍的代价来填坑。

        《流浪地球》拍摄时,太空戏份时需要吊威亚。

        由于经验不足,穿上几十斤衣服连续拍摄的吴京,最后腿部充血受伤。

        这也是为什么《流浪地球》尽可能避免大场景展现,而是以人物表演带动观众进入故事。

        但是到了《上海堡垒》里,没法扬长避短了。

        与外星文明的正面对抗,场景“有大难小”。

        虽然剧组搭建了1.55万平方米的实景,但面对德尔塔母舰遮天蔽日的外形,依旧露了怯。

        部分场景缺乏细化,动态画面更是难以恭维。

        泡防御界面、上海大炮与深渊之井,都差了好几毛钱的意思。

如果说中国科幻电影类型的成熟,仰赖于技术进步及电影工业体系的建立。

        那么,科幻电影的未来则有赖美学风格的完善。

        电影人必须去思考,什么是属于中国科幻电影的原型故事。

        《流浪地球》的内核是中国人的故土情感,就算走也要拖家带口。

        而《上海堡垒》的“耍暗恋”,不仅缺乏本土元素,在今天更难以引发广泛共鸣。

        硬要推而广之,爱情片都是比科幻片更合适的壳子。

        尚未走,就要跑,你不跌倒谁跌倒?

其实,在基础薄弱的情况下,不如以巧取胜。

        《北京折叠》的主题,是对未来阶层固化后社会的预测。

        《使女的故事》,则结合了环境和未来社会秩序的双重担忧。

        类似的科幻题材,并不存在技术和特效方面的难关。

        在拍摄上,既不会有宇宙描摹,也不会有未知黑科技的展现,可以大大节省成本。

        这样不但院线电影可以涉及科幻,网剧甚至网大也可入局。

        只能说,在工业化难以一蹴而就的局面下,本土科幻依然长路漫漫。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