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都市至尊神眼》——全文阅读

时间:2019-07-17
完结——《都市至尊神眼》——全文阅读

第四章 砚台

“我说老板,你是不是看走眼了,我这块砚台可是民国古砚啊,我家老爷子宝贝的很,怎么可能就值八百块钱。”胖房东看着头发花白的博古轩老板,一只手紧握着一方黑乎乎的砚台,脸上横肉不时的乱抖,说话很是泼辣的道。

胖房东真名叫杨桃,认识她的熟人都叫她桃子,不过她的形象倒像是冬瓜,至于她的脾气则是辣椒。

 文学

这是她今天从她公公家顺来的砚台,她公公前段时间过世了,她老公三兄弟分家,虽然她老公公很穷,对于一向是刻薄小气的杨桃来说,哪怕是一块钱也是钱啊。

她帮着收拾家,无意间看到了这个砚台,知道这砚台是她老公公心爱之物,早些年听说是古砚,今天见到她立刻上心了,于是便偷偷拿了出来,趁着天黑打算卖了。

对于杨桃的话,博古轩老板只是淡定一笑,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副老花镜,戴上老花镜之后道:“你把砚台给我,我来给你说说。”

接过砚台,博古轩老板表情认真的道:“你这个砚台呢,看材质叫做澄泥砚,是用细泥为原料,然后掺进黄丹团用力揉,倒入模具中,然后成型的。”

说着他曲手指敲了敲砚台的背面,“你听听这声音,听起来砰砰作响,证明做的行啊,里面有杂质,再说民国砚台,也不是古砚,再说古砚最重要的名人落款都没有……”

在他敲砚台后背的时候,感觉到砚台后背有什么松动,他手指微动了一下,看到砚台后背处,出现了一块圆形凸起。

虽然很细微,但是他还是觉察到了。

难不成砚台里有文章?

“女士,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不管让谁去看,都卖不了多少钱,真的。”老板不动声色的道:“这样吧,一千块钱了,如果你不卖的话,你可以出去试试,没有人超过一千的。”

杨桃虽然不懂古董,但是老板这么一说,她也知道这个砚台真的不值钱,但是她又不甘心这么低价格,既然你能出一千,肯定舍得多出些钱的。

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房东阿姨你来卖东西啊,你这是什么,砚台啊,让我看看,我现在正寻摸着研究毛笔字,然后买一块砚台呢?”

杜宇上前伸手这就要拿砚台,心中暗道,肥猪,给哥拿来吧,不给哥拿来的话,不要怪哥对你不客气。

杜宇不能再假装路人甲了,是该站出来了,不然的话,这要是真的卖了,就怕到不了他手上了。

杜宇刚才就来到博古轩了,只是低头假装看柜台里的东西,其实余光一直盯着博古轩老板手中的砚台。

他不知道砚台好坏,但是这方砚台却另有蹊跷,在这方砚台中有一块婴儿手般大小,散发着荧光的东西,看形状应该是一块圆形玉石之类的东西。

让杜宇有些好奇的是,砚台中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散发着荧光呢?

不光是如此,他左眼还看到,在博古轩古董铺子里,有些东西也散发着荧光,只不过它们所散发出来的荧光,远不如那一方古砚散发的荧光强烈。

虽然不确切砚台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他有种直觉,砚台里面肯定是好东西。

“你小子,拿什么拿,这东西是你能拿的啊,古砚懂不懂,万一磕着碰着了,你赔钱啊。”杨桃将砚台放到身后,捏着嗓子眼神略带嘲笑的道:“让你赔钱你也赔不起,你小子房租什么时候交,如果再不交的话,不要怪我把你那些破烂玩意给丢出去。”

穷鬼,租不起房子还租房,不就是涨了一百五,你还给我讨价还价这么几天。

想到这几天因为房租的事情,杜宇没有和她少吵吵,这让本来就势利眼的她,看杜宇更加不爽了。

杜宇真的想直接抽她几巴掌,不过他脸上还是带着笑容道:“房东阿姨钱等一会回去我就给你,现在咱们说这砚台的事,我看了一眼这个砚台,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怎么卖啊?”

他觉得有必要重启扎她电瓶车轮胎的行动了,并且是不是继续执行往她家窗户上半夜投板砖的娱乐项目了。

“一会你要不交,你知道后果的,就你还想着买我砚台,你也没那个钱,三千块钱!”杨桃忍不住嘲笑了一句,在她眼中杜宇就是一个十足的穷人,不要说她这个古砚一千,就算是几百,他都不舍得买。

而她故意说这么一个高价的。

麻痹,嘲笑哥!

肥猪,哥有钱了,看哥以后怎么埋汰你!

现在他就想着把砚台弄到手,左眼已经看清砚台中的东西了,是一块圆形的白玉佩,玉佩上有红色丝状的花纹。

“三千啊,我以为多贵呢,吓我一跳,我要了。”杜宇心头在滴血,但是表面上却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

“你要了,我说小杜,你连房租都交不起,你还张口要我的砚台,你该不会是涮我玩的吧。”杨桃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想想杜宇因为一百五都会和她纠缠几天,而现在张口说三千买一块没用的砚台,这很明显就不科学。

“阿姨,你点点,三千块钱,点好了,可别说我的钱是假的。”杜宇直接从口袋中拿出钱,点出来十张之后,剩下的全部递到了杨桃面前。

看着杨桃一脸吃惊的样子,杜宇觉得很爽,这逼装的,啪啪的啊。

但是装逼的结果是,他现在心在滴血,想到三千块钱就这么花出去,银行卡上还有三千块钱,如果砚台里面的东西不值钱,到时候哥可就哭晕在厕所了。

杨桃看到杜宇真的给她三千块钱,说真的,她有点不太相信,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穷学生吗?

她在反应过来之后,接过了杜宇递过来的钱,开始点钱看钱,杜宇将拿在博古轩老板手中的砚台拿了过来,然后道:“阿姨,这砚台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砚台到手,此刻他有种莫名的兴奋和紧张。

兴奋的是,这里面的东西能买多少钱。

紧张的是,万一卖不了多少钱,自己可是坑比了。

“你先拿着,是不是你的,让我点完钱再说。”杨桃一边点着钱,一边道。

而她此刻心里乐开花了,能不乐吗?

本来她想着一千块钱卖出去的,现在卖了三千块钱,心里那是一个得意啊。

她不太相信这砚台真的能卖三千,毕竟博古轩老板说的很明白了。

而杜宇连看都没看,甚至是懂不懂古董都另一说,居然张口给三千,难道他脑袋有问题吗?

博古轩老板无奈的笑了笑,他刚才觉察到砚台中有文章,心想着能不能捡一个漏呢,毕竟这块砚台也就是值一千块钱。

杜宇出三千,他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捡漏哪里这么好捡,他玩了一辈子古玩,就捡过几次漏而已。

现在古玩这行不好混,有些人故意做一些捡漏的伪装,让那些心存捡漏的人上当。

“阿姨这钱真真的,我刚从ATM机上取出来。”杜宇有些无语的道。

钱点完了,确认都是真的了之后,杨桃开口道:“钱是对了,但是你的房租还没有给我呢?”

“阿姨,我总不能在这里交吧,一会回去我就给你,你顺便给我签一个收据。”杜宇心中鄙视了一下。

没办法,不签收据不行啊,肥猪这个刻薄劲,绝对是玩的出没有收据而说没有证明交房租的理由。

“那我先走,一会我去找你拿房租。”杨桃说完之后,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博古轩,骑上电车就走人了。

她唯恐杜宇问了博古轩老板之后,然后就会反悔了,先走再说,到时候他再想反悔也没用了。

“小伙子,这砚台不值这个钱啊。”博古轩老板摇了摇头说。

杜宇笑了笑说:“没啥值钱不值钱的,看着有眼缘喜欢,我就买了。”

给人的感觉,他就是有钱任性,其实呢,他是没钱苦逼一个,但是既然自己选择的装逼之路,咬着牙也要将这个逼装完。

当然,他希望砚台里面的东西,让他的人生可以牛逼起来。

好吧,其实从他左眼变化的那一刻,他的人生注定是要牛逼了。

又去银行取了三千块钱,卡上还剩下不到五十块钱,看的杜宇心痛不已。

回到住处,杨桃大马金刀的站在门口等着收房租,交了房租将她送走之后,杜宇坐在电脑桌前,研究起这个古砚来。

如何把东西从古砚中取出来呢?

难道砸开?

杜宇没有做这么傻帽的事情,因为他发现了砚台后背微微凸起来一块圆形。

这个圆形恰好和里面那块白玉的圆形大小一样。

这应该是用来遮住白玉的,只不过或许经过太长时间了,已经出现了缝隙。

杜宇拿出小刀,沿着缝隙,一点一点的划,见到缝隙被他划的够大了,放在布上轻轻一磕。

“啪!”的一声,有东西掉了下来。

一块和砚台同样材质且颜色的圆,除此之外,灯光下,还有一块洁白如脂,表面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玉佩躺在了布上。

他激动的将白玉佩拿在手中,入手细腻温润,将白玉对准了灯光,看着灯光下,白玉上血色丝线构成的图案如同一只栩栩如生的鸟,看起来就好像是经常看到的凤凰图案……

“这层荧光是什么?”杜宇有些好奇,因为他透过透视看到围绕白玉的四周,有一层好像是流动的荧光,但是他的右眼却看不到这层荧光。他将白玉放到了左眼上,当它碰触到左眼的时候,杜宇似乎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流顺着他的左眼进入到他的体内,让他倍感舒服,坐车的疲劳,仿佛一下子完全完全消除了。

还有,他本来因为和张强扭打几下,肩膀上肿了,这两天痛的厉害,而那个温暖的气流在他肩膀疼痛处停留了一会,等到那股气流消失的时候,再看肩膀处,红肿已经消退,一点也不痛了。

“这么神奇,难道左眼的能力也可以治疗伤势?”在有新发现之后,杜宇一脸的惊奇。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他咬牙拿着小刀,在手指上划了一下,他很明显感觉到左眼中,那股温暖的气流再次出现,停留在伤口处,在他注视之下,手指不流血了,也不痛了。

他将血擦走,再看手指。

没有任何伤口。

手指神奇的好了。

第五章 古玩店的小胖子

杜宇没纠结玉佩上的荧光为什么消失,他现在最感兴趣的是,他得到的这块玉佩能卖多少钱。

他是不懂玉石,但是凡事问百度,没错的。

“看起来我手上这块玉佩应该是和田羊脂玉。”

杜宇在百度了一下之后,很快基本确认自己手上的玉佩材料是羊脂玉。

黄金有价,玉无价。

关于他手上这块玉佩的价格,他给不出一个确切的价格,虽然是羊脂玉,但是也有高低贵贱之分,而这块羊脂玉玉佩的品质应该不低。加上还有血色凤凰的沁色,让这块玉佩直接上了另一个档次。

“不知道肥猪房东,知道她卖的砚台中藏着这么好的玩意,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肯定会心疼死的吧。”

想到她以为占便宜,把砚台高价卖给杜宇时候的姿态,杜宇心中便忍不住暗乐。

一晚无话过去,左眼的变化让他很晚睡去,因为今天还属于清明小长假,明天才上班,所以他上午快十点才起来。洗漱完毕,揣上玉佩就这么满怀憧憬的出门了,目标是江南市古玩一条街。

“老板,你看我这玉佩怎么样?”杜宇对一古玩店拿着放大镜的中年胖老板小声说。

“小伙子,你这玉佩是羊脂玉的,看起来成色不怎么样,卖不了几个钱,五千块钱。”胖老板眯缝着眼道。

“五千块钱,能卖这么多钱?”杜宇表情很是兴奋的道,然后将拿在胖老板手中的玉佩给拿了过来。

胖老板以为杜宇想要卖给他,可是杜宇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差一点吐血。

“老板,既然这玉佩这么值钱,那么还是不卖了。”杜宇直接把玉佩放在口袋,不冷不热的撂下一句,转身就走。

忽悠!

把哥当成少先队员忽悠了。

杜宇真的想呸他一个去你个大西瓜。

质量好一点的羊脂玉,一克都不止五千,更不要说他这一块了,五千块钱给你买一口棺材还差不多。

“喂,这位小哥,你走什么,别走啊,价格方面咱们再好好聊聊吗,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胖老板急乎乎的走了出来,但是杜宇已经走出老远了,“五万,五万怎么样?”

他本来看着杜宇年轻,想要捡一个漏,可是却不曾想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极品羊脂古玉,关键是那沁色图案,这要是卖给好这一口的有钱人,这不得好几百万啊!

想到这笔生意就这么黄了,胖老板后悔到肠子都青了。

“五万,看来这块玉佩值不少钱啊。”杜宇心中按捺不住狂喜。

那个老板张口开到五万,足以证明这块玉佩的价值绝对不低啊。

不过在杜宇接连问了几家之后,给出来的价格让他有些蛋疼,哪怕有人出到了十万,也是让他不满意。

如果是换做平常,十万块钱绝对让他兴奋不已,但是现在他有机会可以多卖些钱,为什么不尽可能争取一下呢?

但是他并不知道,他一个小年轻怀揣着如此值钱的玉佩在古玩一条街上挨个店询问价格,这可是相当大的忌讳。

正所谓怀璧其罪!

他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只是他还没察觉而已。

在古玩店问不出一个实在价,这让杜宇收回了打算在古玩店卖出高价的心思,琢磨着要回去,然后再想法子找人卖掉。

但是看到前方一家名为多宝阁的古玩店,店中一个穿着很汗衫留着平头,带着厚厚眼镜的年轻胖子,正对着电脑屏幕全神贯注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随即走了进去。

还是胖子!

嚓,是不是古玩店的老板都是胖子呢?

杜宇看过的几家古玩店,无一例外,见到的都是胖子。

“给老子装逼,看老子撸死你,你不是躲草丛吗,老子一样撸你。”

“中路中路,中路,对方上来了,我靠,剑圣会不会走位,我怀疑你都不是小学生,要不要这么坑。”

胖子一手狂点鼠标,一手快速的敲着键盘,嘴对着话筒不时的喊着,见到杜宇走进来,胖子只是看了一眼他,然后道:“欢迎欢迎,看看有啥相中的,本店东西都是真货,童叟无欺!”

杜宇一听这话,真的想踹他个满脸芝麻开,什么叫做童叟无欺,麻痹我看了一下,你这里就没有什么真玩意。

昨天他看到玉佩上有荧光,而今天他逛过几家古玩店,一些古玩上也有荧光,只不过比起他这块玉佩上的荧光,差多了。

虽然他不敢确认,但是心里却有这么一个念头,只要他左眼看到有荧光的古董,应该就是真品。

但是胖子这家根本就没有见到一件发光的文物。

这货居然在玩LOL!

“老板,我不是买东西的,是打算让你看件东西,看看我这东西怎么样,能值多少钱。”杜宇笑着道。

比起那几家店的胖子,这个胖子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所以让他在交流的时候,多少有些亲切感。

“哥们,什么东西,拿来看看。”胖子推了推眼镜,他现在正玩着起劲,今天被小学生连坑好多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稳定的队伍,打算好好撸上几把,生意却来了,他有点不开心。不过正所谓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来生意把人往外撵吧。

杜宇从口袋中将玉佩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他。

胖子起开始看到这玉佩的时候不以为然,第一感觉是西贝货,之所以有这个感觉,那是因为玉佩上的沁色实在是太假了,哪有这么漂亮的沁色。

“哥们,你这玉做的不错啊,看起来和真的似的。”胖子随口说了一句,就想要把玉佩递交给杜宇。

杜宇一听这话,多少有些急了,“我说哥们,你懂不懂玉,我刚才让几个老板看了一下,人家都给我开到了几十万,你却说我的玉是假的,我还是麻利走人。”

杜宇有些后悔,这年轻胖子根本不懂什么好玩意。人家都开口几万十万的给,他说张口说是假的,杜宇有种想要踹死他的冲动。

“啥,你说啥,说我不懂玉,我说哥们,你别看我年轻,但是我也算在江南古玩玉石这行当混了多年,人称金眼小王子,出道至今从未打过眼,行,你不说我不懂玉吗,我就让你心服口服,也算是为我金眼小王子证一个名。”胖子脸上的横肉微微颤抖,说话有些愤愤的道。

被一个同龄人给这么侮辱了,胖子心有不爽,想要证明他的眼光没错。

“看一块玉是不是真玉,看,听,测试,重量。”

“这块玉呢,看起来品相不错,透明度高,油脂光泽,但是这些不够证明它是真玉。”

说着,他将玉佩放到耳边敲了一下,“这声音听着也不错,挺脆的,也是真玉的特征,但是这些还不够。”

说完这些之后,他拿着玉佩往柜台玻璃上一划,看到玻璃上有痕迹,但是玉石本身没有破损,随后开口道:“这玩意好像做的很逼真,和真的似的,但是这些还不够。”

他掂量了一下,感受了一下轻重说:“重量也算靠谱。”

“我说哥们,按照你说的,看,听,测试,重量,我的玉佩都靠谱,何来假货之说,得,我不让你看了成不?”杜宇说着就想着把玉佩拿过来。

“哥们,我说的这也是一般情况,你不是不相信我说的吗,得,看我怎么让你死心。”胖子拿起一个放大镜边看边道:“玉石乃是天然形成,里面的体质很难均匀,所以有玉筋玉花这一说,但是你的玉呢……”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握着玉佩的手微微一抖,声音有些发抖的道:“我说哥们,哪一家店给你几十万?”

“怎么了,难不成以为我骗你,得了,玉佩给我拿来吧。”杜宇伸出手这就要把玉佩拿走。

他不相信玉佩是假的,这么多人都说真的,你看一眼就说是假的,你还号称金眼小王子呢,我看瞎眼小王子还差不多。

胖子脸上的横肉微微一抖,嘿嘿笑着说:“别介哥们,有话好好说,兄弟我认个错,是兄弟我打眼了,我说哥们这玉我收不起,但是我给你介绍一有钱的主,绝对卖个好价,得,你等着,我立马打电话。”

说着胖子拿起放在柜台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通了,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大的声音,“胖子,你麻痹,你干什么,在基地傻愣着做什么,草,你要是敢坑我,信不信我提刀砍你去。”

“山子,还玩个鸡-巴-毛啊,你上次不是让我寻摸的好玩意,哥们给你等到了,绝对好玩意,对了,顺便带上你家的王师傅,他老人家是个见识人,比哥们我的眼光强上那么一丢丢。”胖子隔着手机大吐唾沫星子表情很是激动的道。

>>>>本文《都市至0尊神眼》全文在线阅读<<<<